首页 创业老汉被架出院扔回遭撞地医生称系疑似交警所为

老汉被架出院扔回遭撞地医生称系疑似交警所为

老汉被架出院扔回遭撞地医生称系疑似交警所为

  “”续闻对于汕头澄海残疾人张如炮一连串的“被”经历(详见羊城晚报01月13日报道),汕头市公安局公共关系科一负责人说,公安局纪委、督查等部门已于昨天下午组成调查组,对当地派出所、交警、医院、双方当事人等进行调查,并将调出医院闭路监控录像,一定尽快形成调查报告,向媒体通报,事后,该院用另一辆救护车将伤者拉回医院治疗,药费正常收取,撞到他的人是男是女,他也不知道,然而,当伤者转至另外一家医院后,这家医院医生查出他5根肋骨骨折,右肩锁关节脱臼、肺部感染、胸腔积水,如果一直拖下去,会有生命危险,在楼梯口,他们拿笔给他,叫他签名办出院,他手抖签不了,就让他按手指模,他手哆嗦得厉害,有人抓着他的手助他按了手指模,拐过开封市区西司桥就是一段下坡路,朱先生由东向北右转弯行驶不远,北边逆向驶来一辆闪着警示灯、鸣着警笛的救护车,里面躺着一位刚在车祸中受伤的妇女。

  确在街上躺了两天张如炮说,在城北市场附近人行道上躺了两天后,想用手撑着站起来,但胸口很痛,没办法只好一直躺着,看见发生车祸,救护车里的医护人员赶紧下车,就地为朱先生包扎了伤口,并进行了输液,渴了,就叫边上三轮车夫给他弄点水喝,刚到医院一会儿,朱先生妻子也闻讯赶来,一位卖玉米的大姐说,张如炮经常喝酒、躺在水果摊边睡大觉,也不做生意。

  “做过头部CT、X光片、彩超检查后,医生说没什么大碍,这位大姐说,有次他向她借10块钱借不到,便破口大骂起来,脑子是有点问题,让朱先生生气的事情还在后头,因为事发在下午,他们都是上午出来摆摊,摆到中午就收摊回家了,直到当天中午,在妻子的交涉下,医院才又给输上了液。

  记者来到附近一间小店,女店主说,张如炮有时把自己赚到的钱托放在她老公这里,他要用时就来拿回,再说了,即便是急救车,也不能胡乱违章啊!”■一波三折转院后查出肋骨断了5根01月13日下午,朱先生办理了出院手续,转到解放军155中心医院治疗,至今总计花去医药费近3万元,昨天上午,“薄壳妹”没来摆摊,当然,最关键的原因是,自己在开封一院时,右肩处、左胸口及后边都很疼,医生也不给重新检查,总说没什么毛病,王医生说,当晚11时多,张如炮被从该院急诊送到外一科住院,当时他通身酒味很重,神志不清。

  ”朱先生说,155医院派救护车将他接了过去,没有劳烦出动开封一院的车辆,在急诊时,医生已经给张如炮做了脑部CT,没有脑出血,也没有脑挫伤,此前,开封一院在朱先生出院时,出具了一份出院证,上面清楚写着诊断结果:头外伤,右额皮肤裂伤;右肩及右肋软组织挫伤,王医生说,当时有一名女子帮张如炮交了800元费用,对此,开封市某医院一位资深医生也表示,任何一个普通医生,一检查就应该能发现朱先生的伤情,即使不能完全发现,也能发现一部分,不知为何什么毛病都没查出来。

  近一小时后,两名身穿制服的疑似交警到医院提出要给张如炮办出院,许医生还是告知须家属要求,“交警”说找不到家属,态度较强硬,随后“交警”提出,病人这时清醒,要不让他自己签字出院,如果治疗再不及时,会影响呼吸功能,造成感染中毒性休克,严重者会有生命危险,许医生说,张的手很抖,没法拿笔,“交警”提议按指模,于是许医生又拿来印泥,但张手抖动作慢,一名“交警”就抓着他的手助他按,认定书称,开封一院司机许师傅驾驶特种车辆行驶,未确保安全,违反“交通安全法”五十三条(第一款第二种行为)之规定,其行为是导致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,应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